疫情下的社工日常:危机中有转机

此次新冠疫情对我个人最大的影响,应该是“戴口罩”这件事。疫情前我从未戴过口罩,刚开始很难适应,每天都渴望能自由地呼吸到新鲜纯净的空气。接受这个行为比想象中的要快,因为恐惧。当各种新闻媒体铺天盖地地警示着“要戴口罩”,以及每日的疫情新增病例数不断骤升……周遭都充斥着不安全、不确定的因素。一切好像都在告诉你:如果不保护好自己,生命就随时有可能受到威胁。

我叫黄思敏,目前驻点在广西南宁市。我所属的广西儿童项目组团队有7个人,我主要负责残障儿童项目的相关工作。2020年春节前夕,新冠疫情开始在全国蔓延,随着疫情的不断恶化,广西政府于1月24日启动了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要求减少公众聚集活动,建议民众居家隔离。我所居住的广西南宁市,疫情最严重时大约有50个确诊病例。因此,我从2020年2月10日至3月13日采用在家办公的模式;随着疫情逐步稳定,3月16日起,才回到办公室恢复正常办公。

▲作者正在检查宣明会提供的防疫物资的质量。

▲作者正在检查宣明会提供的防疫物资的质量。

疫情对我们项目的推进带来了很大影响:项目进度受阻、相关活动暂停开展、工作团队日常面对面办公模式的改变、工作沟通成本的增加等等。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们项目人员也在思考,除了被迫接受,我们还能做什么?还应该做什么?可以有怎么样的主动作为?

▲作者代表宣明会将防疫物资转交给合作伙伴。

▲作者代表宣明会将防疫物资转交给合作伙伴。

危机也是契机。此次爆发的全球性疫情,把“公共安全卫生”放大到人们的视野中,戴口罩、勤洗手、注意开窗通风、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分餐食、用公筷……一些平日里大家没有那么注意的健康卫生习惯,开始给人们敲响警钟。结合到我所在的残障儿童项目,我们一直致力于儿童保护和儿童卫生工作的推动倡导。此次疫情我们也顺势而为,借此机会与合作伙伴达成共识,期望他们把儿童的安全卫生保护和教育融入到工作人员的康教服务和平时恒常的工作机制中。为了保护这些儿童免受新冠疫情的伤害,项目团队积极与合作伙伴保持线上的密切沟通,结合防疫工作调整康复、护理及教育计划的实施,确保不间断儿童康复、教育服务,共同探讨疫情期间的儿童照顾服务模式。经过不停地探索、优化及共识,现在,合作伙伴除了在维护孤残儿童正常学习、康复训练、生活及均衡参与游戏之外,还将儿童安全教育、自我保护及生命教育等内容纳入日常生活与教学中,也逐渐将所开展的儿童卫生、自我保护教育服务形成常规卫生教育课程,帮助儿童掌握防疫知识和技能,并培养孩子健康良好的卫生习惯。

▲回到办公室,开始“新”的日常生活。

在这场战“疫”中,我们项目竭尽所能保护服务对象免受新冠疫情的伤害,我每天的工作都很充实。从繁忙的工作中回归个人生活,发现生活似乎已悄无声息回到疫情前的正轨?

如今,中国进入后疫情时代,广西南宁已没有确诊病例,走在路上,可见商场、餐饮店、各大公园等公共场所都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又开始一片热闹繁华的景象,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摘下口罩”。但此时的我,仍然坚持戴口罩,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办公、会议、甚至户外步行时……每当身旁有陌生人经过,我都还是会下意识地压了压鼻翼上口罩的金属线,使其更贴合,并远离人群。有时候在想“这样的我,是不是‘病’了?还是反应过度?”也会去思考“我恐惧的到底是什么?”,或许让我恐惧的应该不是“死亡”这件事本身,是还没“活够”。

▲城市逐渐恢复昔日的样子。

如果明知道生命是有限的,可能随时就会被迫结束,那我应该如何过活?机构的愿景“愿每一个孩子,活出丰盛;求每一颗心灵,矢志达成”给了我答案:将生命的意义最大化,来尽量避免到这人世间走一遭而留下的遗憾。我希望自己能更有效地回应脆弱儿童的需要,活出自我的价值,与此同时,也能让这些脆弱儿童活出更丰盛的生命。 (文/黄思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