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有“情”天

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是以勘灾这个方式,来到婺源这个知名景区。没能领略到婺源惊人的自然美、古村落美,反而见到了古朴老房坍塌成残砖破瓦、山泥倾泻、浮木成堆、植株倒伏的另一番震撼景象。

2020年7月12日 周日 曝晒 婺源县大鄣山乡、清华镇、思口镇

前一天下午到达婺源时,已经是艳阳高照,勘灾的这一天也不例外。从太阳升起到太阳落下,天空中的云彩没有一丝能遮挡阳光。烈日晒得人外焦里嫩,晒得我头疼脑热,头顶几乎可以煎鸡蛋。
所幸,是这停歇的暴雨、猛烈的阳光,让江西各地的水位得以稍稍下降;不幸,是这猛烈的阳光让被大水浸泡过的房子变得愈加脆弱,随时可能继续坍塌,为回家清理的居民们带来危险。

在大鄣山乡、在清华镇,我看到一些沿河而建的村落,都留下了被洪水冲刷的痕迹:离退水后河面三五米的岸上建起的房屋,都被不同程度地冲倒冲裂冲坏,露出房梁。一些建在浅滩边的房子,更有被洪水削去半幢房子,或是整座房子夷为平地、打回原材料状态。平时房屋间的幽深曲径,堆满了齐小腿高的淤泥。河岸边的水泥路基,像石膏板一样破碎歪倒。河中的小石桥,仅余桥墩成为他们曾经存在的痕迹。平时风光极好,背山面河的马路上,不是这一侧堆着倾斜的山泥,就是那一侧堆满了上游冲下来的浮木、房梁,马路边的钢铁围栏也被转向的洪水掰弯撞歪。路边的农田、草木,被泡毁、冲坏,甚至能直接从倒伏的方向看到洪水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洪水倒是不用思考哲学经典三问了。可是这里的人们呢?
站在农田旁,站在马路边,站在河岸上,站在残砖败瓦间,不禁让人感叹道,为什么大自然如此无情,直接把人们半辈子辛辛苦苦的经营打回零。温馨甜蜜的小房子,碎了;赖以营生的田地、机器,废了。

幸好,有家人的地方就有爱。在安置点,家里房子完全倒塌的孩子们脸上也没有被忧愁笼罩,因为爸爸妈妈,或是爷爷奶奶,都在他们身边;家长们的脸上虽有担忧,但也没有绝望,因为孩子们都安全健康地在他们身边。家人在,希望就在。

 
▲暴雨过后,晴空一片,如果只抬头仰望天空,都不会知道大地上有泪

 


▲被削去一半的楼房,被太阳一晒,更加危险,但是仍有居民回家清理出还能用的东西
 


▲站在这一间只剩厕所和厨房灶台依然挺立着的“房子”上,我有些茫然


2020年7月14日 周二 曝晒 彭泽县马当镇、棉船镇、天红镇
接连几天的曝晒,已经让我怀疑我们勘灾小分队是强力晴天娃娃。之前天气预报说的阴天和阵雨都完全不见踪影,直到我们坐车离开的那天,阴天天气预告才在不晴不雨中实现了。
周二这天,我们在临时增加的勘灾点彭泽县勘察灾情。彭泽县在长江支流上,毗邻湖口县和都昌县,三县都极易受长江水位影响,彭泽县更是直接被长江支流贯穿其间。作为一个毗邻湖区、有山有水的县域,这次也是受灾严重。

在从婺源前往彭泽当天,在高铁上就已经看到铁路两旁全是被淹没只剩顶端的树木,料想一些本来是农田的地方已经是被泡到不见踪影的了。到埠的时候,慈善会工作人员也告诉我们,彭泽县有些乡镇出入的道路已经被水淹没,没有船只根本无法通行。而紧俏的船只资源都应用在救援上,自然,只是查看灾情的我们不能占用这些宝贵的资源。因此我们只能看看那些道路还通畅的乡镇。
这天,我们赶去看棉船镇第二天的大转移。棉船镇是长江支流上四面环水的小岛,这个一百余平方公里的小岛以种植棉花而闻名。但这次洪水来势汹汹,后续或有暴雨欲来,因此小岛的安全很是个问题。当地政府赶着在灾情暂缓的大雨间隙,紧急安排岛内老弱妇孺出岛上岸,让居民们或投亲靠友,或在临时安置点暂住,直至情况稳定再返回家园。青壮年们则留在岛上守护家园,当地也安排从其他地方调运生活及抗洪物资到岛上以作支持。在转移的现场,一切井然有序,人们互相帮扶、互相照顾。在船上,他们身边是自己最为珍视的家人,眼前,是未来与希望。

自然无情人有情这句话看起来可能有些老土。可是老土的它又是那么真实。自然总是要发生,就发生,不讲一点道理,因为它就是道理;没有一点情义,因为它不是生灵的守护者,它只是允许生灵从它身上汲取。但45亿年广博天地间短短一瞬繁衍生息出来的人类,会互相依靠,会互相照顾,会互相帮助,会彼此珍惜。正是我们互相之间的关爱与帮助,扶持了他人走出困境,守护了人类的希望之光。正是因为有爱,让我们能一路前进发展。(文/黎韵清)


 
▲被水泡到无法通行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