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法》三年 || 保护儿童,我们在行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已经出台三年了,你知道吗?

三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作为中国首部针对家庭暴力的专门立法,它明确了家庭暴力的定义、国家的首要责任以及社会组织的角色定位,也让国家和社会介入传统“家务事”有法可循。

据国家统计局和全国妇联的调查,2010年仅在24岁-60岁已婚妇女中,24.7%面临过配偶不同形式的家庭暴力。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通过监测发现在媒体报道的案件中,2016年3月1日到2017年10月31日这20个月期间,境内家暴导致的死亡案件533起,至少635名成人和儿童死亡。


 

作为一个儿童为本的发展机构,我们特别关注法律对未成人特殊保护的落实情况,近年来也开展各类儿童保护相关活动,并策划“童享零家暴”行动启动月系列报道。

借此《反家暴法》颁布三周年之际,小编将报道汇总推送给大家,一起了解《反家暴法》有关儿童的重要规定,以及宣明会携手伙伴们所做的努力吧。 

 

“现在再说家庭暴力是家务事,这个观点已落后于时代!”
 

要想《反家暴法》不停留在纸面上,全社会反家庭暴力意识的提升至关重要。中华女子学院法律系副教授张荣丽表示:“觉得家庭暴力是家务事,还在想能不能干预,这种传统观念是被时代摒弃的。”

 
宣明会2018年11月开展的线上调查显示,95%参与者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管不着”是不对的或者需视情况而定。

杭州妇联近日发布的《杭州市反家庭暴力工作调查研究报告(2016-2018)》的数据表明,亲戚、邻居、路人、保安等非当事人报案逐年增加,其中涉及未成年人的家暴案件中,邻居或路人报案的超过60%。可见,大众对于家庭暴力是违法行为的认识在逐渐增强,同时有正义感的旁人也不断涌现。

重温一下专家对于家暴议题的看法吧。请点击下图 
专家讲堂之清官难断家务事


 


保护儿童免受家暴,你知道如何出力吗?     

 

 

“强制报告”原则主要适用于未成年人,与儿童有密切接触的机构和工作人员都有义务对疑似家暴情况进行及时报案。但这项原则性的规定,对“强制报告”的具体流程、违反处罚并没有具体描述。

根据北京源众性别发展中心2016年底在三地的《反家暴法》实施调研报告显示,相对于法律中规定的告诫制度和人身安全保护令,与未成年人密切相关的强制报告制度、监护权撤销制度的重视程度和落实并不高。

2019年1月,云南省出台《云南省家庭暴力强制报告制度实施办法》,将进行家庭暴力危险性评估和对于事后报警展开入户调查纳入公安机关接处警操作规范,并明确由妇联组织协调相关部门商讨处理,对强制报告的具体流程进行细化。

了解“强制报告”的意义,如何擦亮眼睛发现案件?请点击下图
保护儿童免受家暴,有了心,你知道如何出力?

 

发现相关家暴案件,可以点开以下链接报警求助 
反家暴公益热线汇总


 

 

积极探索多部门联动          
 

家庭暴力的特点决定了必须通过多个不同部门的合作才能解决问题,建立本地层面多部门的联动机制对及时、准确地处理案情有着重要作用。

2018年12月,深圳八岁女童遭亲生父母虐待的事件引发全国关注和讨论。深圳市宝安区妇联牵头,使得受害儿童得到及时妥善保护。宝安区妇联的迅速响应是基于由宝安区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牵头建立的“1+5+12”反家暴宝安模式,即一个区级家庭暴力防护中心,五大源头防线和12个部门联动。各个地区在实践中的探索,为更完善的工作细则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和有效方案。

宣明会与伙伴合作在深圳开展“反家暴多部门经验交流会”,将诸如宝安区的多部门联动经验分享,为各地的多部门联动的实践提供交流平台。

反家暴,到底是谁的事?请点击下图 

 

 

反家暴,请从家庭教育做起          
 

 

家暴一旦发生,将对孩子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防患于未然,杜绝体罚和打骂式教育是必由之路。宣明会积极向家长宣传正面的管教方式,为儿童创造温馨的家庭氛围。 

宣明会和东北师大合作的家庭教育试点培训。请点击下图 
反家暴,请从家庭教育做起

 

宣明会与红枫合作的家庭教育绘本。请点击下图 
每个家庭都需要《童享幸福之家》家庭教育绘本上架了

 

《反家暴法》还针对家暴特别严重的情况,规定可以撤销监护人资格。中国女检察官协会秘书长傅侃在最近的三周年实施访谈中提到,司法救济将尽量为受害儿童提供“一站式”服务,并提供心理辅导。鉴于原生家庭对于儿童成长的重要性,尽量提供亲子关系修复辅导,把撤销监护人的安排作为最后的选择。全社会都应遵循儿童利益最大化,不论法律的具体落实还是项目的开展,都应从儿童自身的角度出发,了解儿童的想法,为其生活提供最合适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