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好接纳的环境逐渐改变他

早晨,11岁的昊昊在外婆的陪伴下来到学校上学。“昊昊,早上好!”门口值日的同学向他问好,昊昊露出开心的笑容。在外婆的引导下,他向值日的同学点头招呼后,便独自走到教室上课。

昊昊是自闭症儿童,在他3岁到幼儿园读书时,家长发现他与其他孩子在语言发展、人际交往上有很大的不同。爸爸、妈妈带昊昊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自闭症,这一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爸爸、妈妈因无法接受昊昊的情况而相互埋怨,矛盾不断;外婆则独自一个人带昊昊到广西南宁进行康复训练。在昊昊训练了将近一年后,昊昊的父母矛盾升级,外婆只好终止了昊昊在南宁的训练带他回老家,还将昊昊送到乡下亲戚家让他们帮忙照顾孩子,希望挽回这个家庭。

然而,昊昊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父母最终选择了离婚。而此时昊昊已中断训练一年多,行为问题也越来越多,甚至出现自残行为——用头撞墙、用手敲头、咬手。于是,外婆又带着昊昊回南宁继续训练,在康复机构训练一段时间后,昊昊的情况有了改善,但自残行为依然严重。

2018年9月,昊昊申请到世界宣明会支持的项目合作融合教育试点学校就读的机会。他第一次到学校报名时,手臂上满是自己咬的牙齿印,脸上、额头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紧张时他还会咬自己的衣领,整个衣服前襟都被口水染湿。昊昊对外婆非常依恋,离开外婆就用头撞墙,老师处理不了他的行为问题时,便打电话叫外婆来接他。外婆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昊昊情绪爆发的频率很高,有时为了安抚他的情绪,我会整晚不睡陪他玩玩具,全天的精神都是紧绷的,担心他一不小心又伤到自己。”

由合作机构的社工、学校老师、特教资源老师组成的特教团队为昊昊制定了适合他的个别化教育目标,要为他营造一个安全、放松、无压力的就读环境。老师、同学每天微笑向他问好,班级安排“小天使”协助他参与学校的活动,老师每天都给他鼓励和表扬,资源老师经常陪在他身边,当他情绪失控的时候将他安置在安全的环境中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慢慢平复心情。同时,安排外婆参加家长俱乐部活动,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以后带领其他家长做健身操、跳舞,调整心情。

友好接纳的就读环境让昊昊逐渐改变,自残行为逐步减少,开始变得爱笑,脸上也没有因自残留下的青青紫紫的伤痕,衣服也是干净整洁的;外婆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积极乐观的外婆经常将昊昊的进步视频发给爸爸妈妈看。有一次,爸爸在天气变化时,还主动为儿子买衣服,外婆说:“这次买衣服是爸爸知道昊昊是自闭症以来,第一给他买的东西。”今年春节昊昊回家过年,爸爸妈妈看到了他的变化也从内心开始接受昊昊的现状,对昊昊的未来发展也有了规划。现在昊昊爸爸妈妈正在商量复婚的事。

项目在推动普校开展融合教育中,注重校园人文环境的营造,创造一个友善、接纳、安全的氛围,让融合生能进入到普通的教育环境,能参与普通班级活动并产生良性的互动。在这个环境中,融合学生感受到他人的友善、社会交往技能也得到了提升。融合教育学校更是像昊昊这样的孩子融入主流社会的平台和起点。(撰写/合作伙伴)